在蚂蚁IPO前夕离职的天宇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21.09.21

    (本文是南方周末《非虚构写作课程》的作业4)2020年7月21日凌晨,难以入睡的天宇在床上辗转反侧。在这没有灯光的房间中,他不时解锁着身边的手机,这屏幕在黑暗中显得额外刺眼。在这刺眼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封邮件,标题是——《蚂蚁金服正式启动IPO流程》。这个消息几乎对于所有人都是意外的,彼时论坛铺天盖地的都是“下周发邮件”的调侃,谁都没想到蚂蚁的IPO来的如此之快。

    月亮与灯火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09.10

    (本文是南方周末《非虚构写作课程》的作业2)九月的广州仍然未入秋,在这个中国南方的城市,夏天额外漫长。在距离这座城市的地标“广州塔”大概两公里不到的地方,有个名为TIT创意园的园区。这里曾经是一个纺织厂,后来被改造为艺术园区,目前有数家互联网和服装企业坐落于其中,这里面就包括腾讯的微信事业群。

    高位接盘的小赵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21.09.04

    (本文是南方周末《非虚构写作课程》的作业1)小赵是一个90后,目前在广州的某个互联网大厂上班。和其他大部分的90后一样,当笔者问到他小时候的梦想时,他有点害羞,露出了不太像这个年龄的表情。

    Double;14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08.20

    【不灭的理想,永恒的正义,坚定的信念,执着的希望。】

    这是一场幻觉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02.11

    2021年2月11日,在这被荒诞所充斥的2020年后的第一个除夕的夜晚,伴随着咳嗽,一个男人说出了一句话。若是在平时,他是绝不会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温度的夜晚中穿成这种会让自己立马感冒的装束的,那毕竟有损于他作为一个社会人最基本的体面,但现在的他还是这样做了,若是问为什么,那大概是——

    无脚的雀儿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11.02

    天边飞过一只雀儿,它没有脚。

    周末狂想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10.17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叫戴无垠的男人在想什么,他们只是单纯注视着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分明已然是十月了,他却还穿着那印着动漫美少女图样的T恤,并背着和他现在的姿态不太相称的旅行包,即便这个包内没有装任何和旅行相关的东西。不过这也不怪他,谁叫他一早就听信了“广州一年四季都可以穿T恤”的传言,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即便是灰色的天空和客观的温度已经摆在那了,但这先入为主的印象还是让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电波人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09.20

    我有个朋友,他是一个电波人。

    青年H,二十七岁,一切如常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08.20

    路标

    生日

    2020年8月20日,0时0分0秒。青年H仍然坐在电脑前,望着屏幕上全新的渲染引擎的方案,陷入了思考——这场景和往年的此刻是如此相似,但却又有许多不同。

    樱之诗-何谓幸福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02.19

    不错,正因为是现在的我,可以毫无避讳地说出这个结论,这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因为这部作品非常符合我心目中对游戏文学的外延的定义。而它探讨的核心命题也足以承担起这个评价,那就是——何谓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