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写作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22.02.02

    一开始起这个标题的时候,我是觉得配不上。毕竟早有奥威尔出版的同名自传在前,而我写作水平都尚未成熟,更遑论作为一个作家,自然就显得有些不自量力。不过仔细想想,却也并没有更合适的说辞了,那就索性如此吧。

    回顾2021

    少女dtysky

    世界Life

    时刻2022.02.01

    若按大学毕业以来的惯例,这个新年我应当又化身“青年H”从房间出发,与分身及某些臆想的朋友再来一次旅程,但想来这不过又是一次“重复”。这重复既已经进行过七八次,我哪怕再能够容忍,也终究有些腻歪了。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