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社会不适症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4.01.01

    三十岁后的第一个新年,面对近在咫尺的灯塔,青年H最终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已然被海水没过的双腿,转过身,回到了来时的方向。夜空中那轮并不完美的月亮,洒下了微光,在前方探出了一条银白的小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迈着坦然的步伐,沿着这条小路,向令他不适的现实归去。归去,归去,继续和时间抗争,去向人生的下半场。

    三十岁生日,我给自己拍了一部微电影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3.08.20

    生命是积累痛苦的巡礼,但这断然不是虚无与毁灭的故事,在前方一定还存在着救赎和希望。在三十岁的这一刻,我仍然没有搞懂第一问「我从何处而来?」也没能探明第二问「我到底是谁?」但至少希望可以寻求到第三问的答案:「我应当去向何方?」

    二十九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2.08.20

    现在是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九日,晚上八点半。灰白的云涂满了紫色的夜空,像重重浓雾将月亮挡在了后面。在潜伏的这一个多小时中,广州的酷暑用燥热和烦闷,一点点消磨着我的耐心。我坐在台阶上托着下巴,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行人,静静等待着他的出现。参照出发前获得的任务情报,我此次的目标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在过去几年已经陆续让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组的精英铩羽而归,所以今年轮到了二十九组的我。而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杀了他。只要杀了他,我便能从这地狱般的酷暑中解脱。所以当视线捕捉到他的瞬间,我便迫不及待得站起了身,启动了隐身模式,跟了上去。

    灵魂探测员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12.29

    路标

    小说

    “不错,我是昨天跳的楼,四月四号,也是我的生日。”午夜,一栋办公楼挡在高悬于夜空的月亮之下,遮住了两个身影。林森如往常一样身着制服,伪装成大楼的保安,站在设备“灵魂探测仪”旁,执行着工作。作为一个资深灵魂探测员,他对流程早已麻木,工作全凭经验带来的敏锐:“四月四号是前天,而且资料显示,您是八月七号出生的。”

    月亮与灯火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09.10

    (本文是南方周末《非虚构写作课程》的作业2)九月的广州仍然未入秋,在这个中国南方的城市,夏天额外漫长。在距离这座城市的地标“广州塔”大概两公里不到的地方,有个名为TIT创意园的园区。这里曾经是一个纺织厂,后来被改造为艺术园区,目前有数家互联网和服装企业坐落于其中,这里面就包括腾讯的微信事业群。

    Double;14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08.20

    【不灭的理想,永恒的正义,坚定的信念,执着的希望。】

    这是一场幻觉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1.02.11

    2021年2月11日,在这被荒诞所充斥的2020年后的第一个除夕的夜晚,伴随着咳嗽,一个男人说出了一句话。若是在平时,他是绝不会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温度的夜晚中穿成这种会让自己立马感冒的装束的,那毕竟有损于他作为一个社会人最基本的体面,但现在的他还是这样做了,若是问为什么,那大概是——

    无脚的雀儿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11.02

    天边飞过一只雀儿,它没有脚。

    周末狂想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10.17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叫戴无垠的男人在想什么,他们只是单纯注视着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分明已然是十月了,他却还穿着那印着动漫美少女图样的T恤,并背着和他现在的姿态不太相称的旅行包,即便这个包内没有装任何和旅行相关的东西。不过这也不怪他,谁叫他一早就听信了“广州一年四季都可以穿T恤”的传言,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即便是灰色的天空和客观的温度已经摆在那了,但这先入为主的印象还是让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电波人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09.20

    我有个朋友,他是一个电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