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五年,离开阿里,来到广州

少女dtysky

世界Life

时刻2020.08.03

在2020年8月,距离我的27岁生日只有二十来天的时候,我离开了杭州,离开了阿里,来到了广州。这个应该是2018年3月才从上海到了杭州的我没想到的,当时还为了落户杭州(当年需要杭州交一年社保)断了上海的三年社保,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悔的,毕竟对于未来的规划而言,可能上海是个更好的选择。两年前我在杭吹的“杭州是互联网从业者的天堂”的呼声中去了杭州,两年后则是因为看清了杭州的“割韭菜之都”的现实而离开。当然,虽然决意不再留在杭州,但如此早就离开阿里却是还是很突然——之前的规划应该是在支付宝干满五年,差不多三十岁的时候再离开。

回顾看来,在支付宝两年还是很开心的,我成功完成了从纯前端到游戏引擎开发的转型,并且达成了热爱技术的程序员都理想的“造出大轮子,并成功运用在亿万量级的项目并成功”的目标。在这两年间,我主要完成了一个内部平台,以及SEIN.JS(可见SEIN.JS - 渐进式Web3D解决方案),一个人设计并开发了顶层Runtime、Unity和Webpack工具链、Inspector、各种扩展、官网和文档,并用其负责开发了2020支付宝五福的3D部分(可见亿级前端项目中的3D技术-支付宝2020年新春活动的背后)以及支持了众多项目。同时还在项目中认识了非常靠谱的小伙伴,比如SEIN渲染层Hilo3d的作者@06wj。

在实现技术理想之外,我也被Leader们给予了充分的精神和物质肯定,在支付宝期间我的试用期、每季度和每年绩效均为3.75,并在入职一年后边晋升P7(完成了26岁前P7的规划),两年授予了三次期权。但无奈后续的一些变化调整过于激烈,经过一些事件、想清楚后还是选择了离职。对我而言这两年除了技术和物质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某些经历让我看透了很多,比如对体验技术部的评价从两年前的迷信憧憬到了现在的客观冷静,再比如Lastday前一天蚂蚁上市让我体验到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两年前也是刚离职B站就上市了)。但无论如何,年轻的时候遇到这些时候总比三十多了遇到要强,在以后的人生中再面临什么斗争我都应该能后风轻云淡了吧。

离职的时候我在内网发了一篇离职贴《阿里巴巴不再需要年轻人》,引起了热议,之后我也关注了一段时间的事态发展,最终结果还是那样吧我也不再想多说,毕竟已经离开了。在后续那几天,某位合伙人和我的聊天过程中透露的某些信息和集团CEO的发言来看,整体应该还是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吧。毕竟无论如何蚂蚁上市后都会有一大批老人财务自由离职让路,当然这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还是如上面所言,我已经离开了。但从这些天加我的很多同学的聊天来看,这帖子引发热议也是必然的,问题本就长期存在并积压,我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如果最后的这个自爆能够间接帮助阿里的年轻一线开发者改善境遇,是再好不过,比如别再每年重复包装开源项目出KPI逼着业务同学用了。如果真的能改善,那“瞬光”这个花名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预言吧。当然不得不承认,真诚来讲,这种自我牺牲式英雄式的曝光对一个中二青年也确实是一种满足,不过将加缪视为文学导师的我还是很快脱离了这种标榜,毕竟早年看过的《堕落》这篇小说早已道明了一切。

说到未来的话,没什么意外应该还是定居广州了,大部分基友也都在这,工作方面则是进入微信参与小游戏引擎的开发,定了T10。目前我对于接下来的毕业后的第二个五年、也就是三十二岁之前有一些预期规划,初步规划是在这段时间解决绝大部分现实问题(主要是买房还完房贷、有一些积蓄),之后再去全力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吧。过去的我对游戏和文字有着很深的执念,毕业时的目标是三十岁前发布一款独立游戏,四十岁前出版自己的一部经得起考验的严肃文学,而这些对于现在应该是不难达到的,所以也必须有更高的要求。综合近年对自己的剖析和得到的新知识,我认为我最核心的诉求应该只是想要去表达,至于是什么媒介其实不太有所谓,所以比较理想的是五年以后、也就是毕业十年的时候去考央美的实验艺术学院,尽力而为吧。

不过规划虽然看起来都可以稳步实现,却仍然有很需要警惕的东西,而在翻看自己过往作品的时候,发现这些东西早在我刚毕业之际创作的、将自己投射为主角的短篇小说中(寒苍-晗樱-S1-α寒苍-晗樱-S1-β)就已然描绘得非常明白了:

TY成功升到了十七级别。他逐渐远离了那些尊敬着他的同事,认识了更多的十七、十八、十九级。之后是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级。他和这些级们都打下了不错的关系,五年后,他升到了二十级,这个级别的他已经不再需要去做直接和技术相关的了,而且实现了基本的财务自由。这五年中他也换了两三个女友,经历了恋爱的甜蜜和分手的痛苦,也结识了能够谈心的哥们。这些人中有不少是慕名而来的,而他也没有辜负这些人的期望,不断得重复着那个故事。

生活逐渐稳定,不为财务所担忧,这一切都让TY觉得进入这个公司是正确的。他也在一年前成立了自己的家庭,对方是一个温柔的妹子,被他和Sakura的故事所打动,锲而不舍得追求他,最终可喜可贺地修成了正果。他们决定一年后生一个孩子,来满足父母的心愿——他与父母也和解了,他长大了,懂事了,明白了父母的苦处。

一切都很好,很光明。他过上了令人羡慕的生活,也满足于自己的事业。直到那一天。

那天,他在计划和妻子的接下来的旅行,这次他们打算去日本京都——那正好是四月份,赏樱的季节。正在他为选什么镜头而苦恼的时候,妻子忽然拍了下他的背。

“来看看,好可爱。”妻子的手指向笔记本的屏幕。

“什么啊。”他顺着妻子的手望去。“这是......”那上面是一个三分之一的DD娃娃,名字是Sakura。

“......”无视妻子的干扰的、长达五分钟的沉默。

“我出去一趟。”丢下这句话,他夺门而出。

到高铁站买了一张行程五个小时票后,他坐上了高铁。在高铁上用信息告知了自己的状况后,他关闭了手机,呆呆地望着窗外不但倒退的景象,望着它们的植被类型从阔叶变为了针叶。他下了车,并在四点左右到达了目的地。

商场一如既往得繁华,虽然有些角落已经显露出了陈旧感,但整体仍然被人气打磨得非常干净。他已经三年没有来这里了,那或许是和第一个女友分手后,也或许是和第二个女友热恋时——总之,他只能凭借模糊的记忆寻找那个壁橱。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时间不断流逝,他也早已把商场翻了个遍,但却没有丝毫的壁橱的踪迹。他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低头保持着沉默。

“TY?”就在这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这个声音,他很熟悉。

“你......”在他面前的,就是之前的那个店员。

“对啊,好久不见了。”店员比起当年胖了不少,胸前的标志看起来是升了几级。“听说你混得不错?”

“我有一个问题。”TY无视了对方的寒暄,直奔此次的主题。“Sakura去哪了?”

“我就知道。”店员苦笑。“你来这,也只有这个目的了,虽然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

“Sakura会被回收了,因为你最后一次来看她后的两年之内都没有人表现出兴趣,她被当做了废品,回收了。”

“什...么...”TY觉得有些难受。但,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受。

他在思绪中寻找着Sakura的记忆,很模糊,在回溯的记忆流中,他的妻子、前女友、朋友、L、二十级、十九级不断得出现,还有他在工作中得到的肯定,在大会上的演讲。

“不过这样也蛮好,你现在看起来挺幸福的。”
“不过,还是有些遗憾。”

TY的确在遗憾,他在回想他为何感到遗憾。

“爸爸,这个叔叔是?”店员的身边跑过来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五岁左右,有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

“这个是戴叔叔,爸爸的老朋友。”店员摸了摸孩子的头,眼中充满了爱意。

“你的孩子?之前没听你说过...”
“那时候我们还没这么熟嘛...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哦。”TY看着小女孩,笑了笑。“你很漂亮呢,要听爸爸的话哦。”

“嗯!”小女孩回应着。“戴叔叔是来做什么的呢?”

“......”
“叔叔给你讲一个故事。”
“好。”

故事讲完了。

“那么,Sakura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呢?”小女孩听入迷了。“叔叔说的那么神圣,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嗯。”TY顿了顿。
“大概,是那女神一般皎洁的躯体,和华丽、精致的衣服吧。”

总之一句话——莫忘初心。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