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修正

少女dtysky

世界Life

时刻2015.03.06

一件事情本身没有对错之分,但是如果和其他事情杂糅到一起,综合,就会产生一些对错的效应,然而这些效应并不是静态的,而是会随着事件的发展而呈现出纷繁复杂的变化,当变化到达了一定的程度,发生了正确向错误的转化时,就应该当机立断进行转向,否则只会越陷越深。这个问题直接暴露出了我性格中最大的弱点,感谢某位的指引,虽然预期很过火但都是实话,也让我醒悟了过来,还有另一位朋友的话说的没错——“Dream when the day is thru, Dream and they might come true, Things never are as bad as they seem, So dream, dream, dream.”


现状分析

现状是比较残酷的,分为几个方面。
1.原创游戏:
不错,这个游戏到现在花费了我两年,已经完成的部分是70W的剧本,1W左右的设定以及60%的素材设计,还有90%程序架构。
我也一度为我所完成的“壮举”而洋洋自得,的确,我是考虑到了很多将游戏本身做出来的要素,比如更加理性化得设想分工、投资等等,但我却忽略了一个很基本的问题——我并不是天才,一部真正优秀的作品对于一个非天才而言,是不可能一次成功的,这一点首先应该印证在剧本上。
按照MBTI而言,我算是一个INFP或者ISFP,也就是说我的基本性格是拥有强烈的信念和及其严格的理想,但在行动方面却有所不及,或者说,我本身讨厌耗散这一种行为(这一点是非常讽刺的,因为我平时是以“耗散”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的),和耗散相反,我是一个节能主义者,而且并不是为了效率去节能,而是单纯的拒绝行动。
的确70W字的剧本和期间的努力似乎在表现着我是一个果断的行动派,但这其实是一个对自我的误解,70W的创作过程中其实没有什么太大需要设计的地方,基本只是随性而写,各个角色的行为并不围绕同一个核心主题、或者说很牵强,表现力远远不达标,有的角色甚至对主线没有任何的帮助。
说实话,对于这一切在70W完稿后的两个月内我就已然觉察到了,但是我的性格和周围的人群对我的态度(不敢反驳)让我有一个美好的幻想——脉络是没有问题的,只需要在原先的基础上改一改就可以了,于是,我将一个本来应该真诚面对的残酷事实美化成了一个可以坦然接受的乌托邦,并自顾自得地沉浸在其中——看呐,这是我的天才,那些无法理解的人就滚他们的吧,那是他们智商不够。
观众真的是愚蠢的吗?他们真的无法接受真理吗? 诚然,这种人是有的,但我对其比例进行的自我的调整,让它一边在符合我的预期的同时,发生了相对于真实的失调,尤其是在读完朋友推荐的《基础》和《故事》之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很多事情并不是因为观众如何如何,而是因为——现在我是无能的。
尚且没有做出任何一部“经典”形式的东西的我,怎么可能做得好一部“反经典”的东西呢?
一部作品的背后绝不是鸟语花香的天堂,而是血汗工厂。
70W很了不起吗?对于成功者而言那只不过是小小的必经之路而已,一部没有灵魂和血肉的70W,注定了只是一块垫脚石而已,我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所以我必须做出抉择,选择去保留哪些东西,推倒哪些东西,所幸原先的角色和基本故事大部分还是可以保留的,个人情节还是拥有一定的张力,只要进行修改就可以,虽然......
目前为止原先的剧本被完全舍弃,人物删掉了一个,三个大幅修正,设定保留了大概四分之一,主要角色有两个降格。
主线剧情重新设计,结构采用“秽翼のユースティア”类型的结构,改单一结局结构为主干分支结构。
也就是说,完全推倒重来。
庆幸的是,程序部分没有问题(其实已经被重构过,也就是推倒重来过一边了)。

2.三维显示器:
这个东西我做的是比较果断,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是否还要继续完成(机械部分再次进化,软件部分的调整)。
按照现在的程度而言,暂时算了。
现在结题是没什么问题,主要是时间。
我需要纠正我以为我能够一心多用的天真性格,这个东西优先级往后压,以后再说。

3.Blog:
本来是准备把以前的经验在短期全部发出来,比如PCB制作教程,显示器构造心得,解析器编成指南之类的,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先暂时放着吧,没有办法。

4.毕设:
第一优先的东西。
本来想着比较宏大,现在想想先实现再说。
棋盘识别(FPGA)+分支预测(软件,先用现成的)。
一步一步来吧。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