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湖之游

少女dtysky

世界Life

时刻2014.05.02

路标

生活

今天总算去了玄武湖公园玩了一下。
算一算上次出去(公事不算)也是很久之前了,所以这次反而有些不知道干什么。本来想着去别的城市转转,但想想花的时间太长,还有活没有干完呢,所以最后选择就近去玄武湖公园走走算了。

先不管路痴属性爆发饶了些路子,总算在一点左右到了公园的内部。于是...就走吧。
不错,没有其他的计划,反正本来也就是想要走走而已,虽然说只是想将“走”这个行为当成这一次的过程,但想想其实它也就是唯一的一个目的了,当然这个目的还需要加个限定词——在风景不错地方走走,尤其是有的地方。当然,虽然是这么想的,也总不能一直盯着水面吧,一个再美的东西盯久了也会变得无聊,所以在观赏水的间隙,我也观赏了一些少女。

说起少女是很有意思的,由于我的发型和近视加上不愿意戴眼镜,所以在远处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所以远观的时候很多少女都是很不错的,但当走进后...要么就是颜、要么就是听到了少女的发言(虽然我im03隔音不错,但近距离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一些的)。反复几次之后,我重新将注目的方向移回了水和天空。

然后就是一些小插曲,比如在路上碰到了某两个年纪比较大的中年男人,一个拿着萨克斯,一个拿着谱子和外放在陪某个经典七八十年代的歌曲吧,咱驻足停留了这么一会,感觉挺有意思,然后就走了。另外是途上碰到两个外国哥们,我路过的时候貌似认出了我的塞子指点着说了几句,当然我是不敢去搭话就是(英语等级低)。

描述性的东西说完,接下来是分析

这次本来预设的目的是:

用“走”这种形式来体验“行”这种状态,而后再通过作为形式的“行”来体验生命

但从结果来看,别说什么目的了,我连在行的时候究竟想了些什么玄妙的东西都忘得几乎完全不剩,最后留下的仅仅是酸痛的双脚和由于鼻炎造成的轻微头痛。这样的我,还能够说我达到了目的,体验了生命么?

想起了一句话:

生命的本质是耗费。

这句话是巴塔耶说的,当然可能不是他的原话,而且我在那里看到的也已经忘了。同时,我对他没什么研究,所以把这句话放在这里基本和他的原意无关,只是用这句话的这种形式来表达我自身的内容。

既然要表达我自己的内容,虽然这种方式并不好,但还是必须要把这些词进行一下重定义,来保证我说的话是可以理解的:

生命:既然是出自第一人称的人的口中,那么指的自然就是人类的生命。生命在这里被定义为一种状态,是活着的时候所有小状态的综合。
本质:这个我就不妄言了,关于它存不存在的问题我解决不了,用它原本的意思就行——事物本身所固有的根本的属性。
耗费:消耗,消耗能量,消耗激情,消耗每一个我们能够消耗的东西。

这一切加起来也就是说:我们活着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耗费我们所积攒的的精力、能量、物质、压力等等,没有耗费,就没有生命。
到此一切都说得通了,我今天出行的目的是:

怕憋坏了,出去耗费耗费,仅此而已。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