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的青年H的暴走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18.08.20

青年H终究没有在24岁那年从高楼纵身一跃,虽然他当时确实在听这么一首歌:

暸望着远处
暸望着远处
暸望着天空飞鸟掠过头顶
我只想纵身一跃

他在恍惚的意识中仿佛真的经历了这下坠和重生的过程,甚至在清醒后他返现自己真的又回到了14岁,但他确实没有跃下,这让他有些庆幸,却又有些遗憾。

“明年,应该也是如此吧。”

说出这句话的他,相对于绝望,带着的应该更多是希望——十四岁,十四岁,永远的十四岁,对于他这么一个人,这是多么诱人啊。

于是转眼之间,在心灵如肉体的眼睛那样一般模糊、甚至连眼镜都忘了擦拭之时,他却意外地仍然能够看清屏幕右上角的数字——不久,不久,对,还有不久,就是那理论上的二十五岁的到来了。

二十五,不同于二十四,它的尾数为五,对于四舍五入而言,它就相当于三十。三十对于青年H而言一直是一个陌生的数字,但这个数字现在却有了那么一些实感,这些奇怪的想法在他的闹钟盘旋、盘旋,带着他这一年来发生的前所未有的事,让他竟有些偏头疼了。

“不...不行...仓库还没搞定,那个效果...呃,似乎还有发布平台?我看看...擦,为啥这东西还没搞定。这样的话,渲染器和引擎...我的独立游戏......”

他的头再一次疼了起来,而这一刻的时间,是周日晚上八点。

“能力...能力问题吧,我...果然还是这么......不对。”

他立马停止了这种自怜行为,毕竟这一年的经历让他明白社会不相信眼泪,于是他带着这头痛继续思考,思考他那一直所不擅长立体几何。然而过了一会,身体和大脑的双重疲惫还是让他败下阵来,他关掉了IDE,打开了日记本,开始思索:

“写点啥吧,也有段时间没写了。”

自言自语之中,他打开了音乐想给自己找点灵感。首先,他打开的是一首Neru的中二曲。

“哦哦哦,来了!”

瞬间有了灵感,于是他打开了笔记本,打下了两个字:

在空间中爆裂四散的大脑发出了耀眼的光,之后竟然升上天变成了一颗星星,大家抬头仰望着这颗星星,本质上也就是仰望着这颗爆裂的大脑。

“什么玩意...”

虽然意境是到了,但似乎没啥内涵,而且让人摸不到头脑——包括他自己。

“算了,想想以前有啥还没写的东西吧。”

他又开始思索,思索还有什么欠下的作品没有补完。这些作品似乎很多,但却又都很朦胧,他似乎放弃了很多,但又不知道自己究竟放弃了什么。

“梦...寒樱...雏末...苓苏......”

熟悉的名字一个一个从脑海中冒了出来,然而也仅仅是名字罢了,他试图去表达,表达出一些性格、故事、内涵、理念,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甚至连那种以前常见的震颤感都没有了。于是他决定使出以前很管用的一招——换歌。

这次他换了一首比较燃的现实主义作品:

黑色的不是夜晚 是漫长的孤单
看脚下一片黑暗 望头顶星光璀璨
叹世万物皆可盼 唯真爱最短暂
失去的永不复返 世守恒而今倍还
摇旗呐喊的热情 携光阴渐远去
人世间悲喜烂剧 昼夜轮播不停
纷飞的滥情男女 情仇爱恨别离
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他甚至跟着唱完了这首歌,顿感热泪盈眶。年轻人,所谓年轻人不正是自己这样岁数的人吗?应该豁达,应该无畏,充满热血和激情!

“来!”

再次打开日记本,他开始写:

黑夜并不能剥夺我黑色的眼睛。
黑色的眼睛却也不能再黑夜中找到光明。
黑夜就是黑夜。
眼睛就是眼睛。
光明也只是光明。
凭什么把它们强行联系在一起?
我喜欢在黑夜中漫步。
把它当做光明。
我喜欢在光明中漫步。
但它会刺伤我的眼睛。
眼睛很无辜。
黑夜很受伤。
光明烧傻逼。

“......”

他很难相信这是他能写出来的东西,于是一个Ctrl+A -> Backspace给干掉了。但这又让他很沮丧:

“这 样 一 来 , 还 怎 么 回 到 十 四 岁 啊 。”

“? ? ? 怎 么 会 变 成 这 样 ?”

“等 等 等 等 , 三 次 元 也 有 棒 读 ?”

他又开始焦虑,虽然比不上工作日的日常焦虑,但这种突发的日常之外的状况还是让他无所适从,他很害怕,害怕第二天到不了公司完成不了工作,这样他的KPI就全完了,然后买不了房,然后留不在杭州,那么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别说什么做独立游戏当作家,直接就会变成比现在还失败的究极失败人士。

“我才不要当究极失败人士!”

“诶?”

喊出这句话后,他发现他说话又正常了。短短地沉思之后,他找到了原因——正能量。不错,原因就是正能量,只有有一个正确的目标,树立正确的信念,拥护XXXXX,全心全意全脑子都是正能量。他才能成为一个正常人。

“对,正能量啊正能量,压力什么的都是纸老虎,不就是三个家庭六个钱袋八座大山几百万贷款嘛,靠气势就能赢!正所谓:”

即便是从出生就在疏离的割裂中生存的伪物。
也想被谎言的蜜糖所浇筑的日常所眷顾。
试图将现世中所展现的一切不合理送去遥远的世界。
仅凭冲动的爱和恨意肆意挥洒出直觉的戏剧。
倘若歌唱也能让恶劣的伪物获得救治。
让这无药可医的浅薄和嫉妒像是阑尾一般痊愈。
倘若欺骗能让悲伤和疼痛消失。
那么大家都虚伪地微笑下去不就好了吗?

在这垃圾电影一般的现实循环中。
无论是什么都是那么容易动摇。
浅薄的思想和身体一般贫弱。
一动不动的人偶却还在妄想。
扭曲和腐败的大脑在思索的瞬间便已爆裂。
双脚到达了出口却又折返的徒劳无功。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逃跑呢?
明明已经无处可去了啊。
全世界所有的幸福都是如此不是吗?
明明已经没有选择了啊。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挣扎呢?
明明已经无法自欺欺人了啊。

“光光你怎么了?而且你的声音怎么...一顿一顿的?”

忽然,某人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

虽然付出了这么多努力,青年H这次或许,终究还是没有回到十四岁吧。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