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 -> 15岁 -> 14岁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17.08.20

青年H二十四岁的那天,度过了一个算是开心的白天。在夜里的时候,他恍惚了一下,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镜子面前。他望了望镜中的自己,却发现了些许异样——镜中的倒影与自己相去甚远,就像是,对,就像是去年的自己。他想起了那些恐怖片中的场景,心中掠过了一丝恐惧,所以他睁大了眼睛,丝毫不敢懈怠,甚至连些许的眨眼都不敢。他就这样望着、望着镜中的自己,而镜中的他也望着,望着镜中的镜中的他。

当他的脑中还在翻腾,跳跃着无数可怕的想法之时,镜中的倒影却似已厌倦,并不再跟着他的行动而行动。这倒影的嘴角微微上扬,对着他眨了眨眼,这吓了他一条,但对方那温和的态度却也同时减轻了他的恐惧,这使得他冷静了下来,向对方发出了质问:

“你...你是?”

“我?我嘛,我今年十四岁。”

对方的语气非常轻松,双眼微微眯了起来,摆出了一副大人们都喜欢并嫉妒的笑脸。

“不,我不是说岁数,我是说...”

H话正反驳了一半,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连忙闭上了嘴。他恢复了惊恐,却又转而用一副怜悯的眼神望着对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而与此同时,对方也正用一副怜悯的望着他。这使得他的恐惧进一步加深了——人所恐惧的并非是完全受控或完全不受控、而是那些时而受控时而失控的存在。

“你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说什么的他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显然是愚蠢的,毕竟并不会有正常人会想自己镜中的倒影的目的产生兴趣。但现在是特殊时期,所以这种行为也并非有失妥当。

“我?嗯,我现在很幸福呢,因为我可是要跨过自己的十四岁生日了啊~”

对方言辞依旧柔和,他感受不到丝毫的敌意,所以也进一步放松了警惕。然而即便如此,“幸福”这个字眼还是在不由自主刺痛着他的神经,让他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窒息感。

“不,我...我已经,二十四了,不是什么...十四岁!”

他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愤怒,明明不过是自身的投影在装嫩罢了,为何要这么愤怒呢?而且自己的投影年轻不也意味着自己年轻吗?嗯,十四岁正是中二的年龄,永远保持十四岁有设么不对吗?那么为何要愤怒呢?他不懂,但即使不懂,他还是愤怒了,于是倒影也开始愤怒,但很快,倒影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用中指将自己的眼镜向上一推,展露出了几年前的他那标志性的扭曲笑容——

“不用担心,跟我来吧!”

倒影转过了身,背对着他,逐渐离开房间。而他虽然在客观世界纹丝未动,但身体却感觉也在随着倒影前行。他感觉自己穿过了房间,走出了房门,逐步踏上阶梯,一级又一级,最终来到了那个似曾相识的天台。他越想越熟悉,记忆也越来越清晰,啊,不错,去年,似乎去年自己也来过这里——那天他似乎还买了一套蚕丝被。

“就是这里啦~”

倒影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在万千思绪。他定睛一看,倒影正站在天台边缘。就像是自己也站在天台边缘一样,他能够清晰得感受到那风的呼声、夜的凉意,以及那向下望去时由心底而生的恐惧。他想做些什么,身体却只能战栗,只能呆呆望着倒影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只能从那眼神中汲取着无尽的失望和倦意。

“看来今年,又是一样啊,不知道明年会不会有所变化呢。”

戏谑化为了怜悯,倒影身体逐渐前倾,看起来只需数秒便会完全消失。

“不对...我...!”

H在倒影跳下的一瞬间,用尽力气举起了拳头,砸向了镜子。镜子在瞬间便破碎了,倒影也在镜中被分割成了好几块——那脸变成了两部分,一半是惊讶,一半则是祝福。而伴随着镜子的破碎,H自己的身体也开始破碎,碎成了一片一片,但身体虽已碎裂,他的意识却尚且存在,在意识的驱动下,他的身体又开始重组。

一块,两块...四十二块。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然而与之前不同,他的身体似乎参入了一些杂质,但虽然感觉如此,他却没有从外表上找到任何与之前的不同之处。这种混合的异样虽让他一时难以适应,却又觉得格外充实。

“呃...我这是,在做什么?”

当他终于回过神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面缺了一个角的镜子面前,而镜中倒映着的,是正在用中指推着眼睛、嘴角露出了戏谑微笑的自己。

“十四岁生日快乐。”

——他对着镜中的自己,道出了由衷的祝福。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