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 -> 15岁 -> 14岁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16.08.20

青年H二十三岁的那一天,度过了他的十五岁生日。

为了给自己庆生,他给自己送了个蚕丝被,被子完全对得起它的价格,在昨晚第一次将它铺上后,他便拥有了比以前更多的睡眠。虽然以前他也试图拥有这么多的睡眠,但始终由于很多琐事而无法心安理得。但现在不同,他有被子了,所以他认为——再也不会有人觉得他睡的时间过长了。

第一次享用完这个珍贵的礼物后,他的上司便记了他一天的旷工,他据理力争——“这被子很贵,我理应充分享用它。”却在上司伴随着满面的忧虑中一句“你最近精神没出问题吧?”驳回。他感到很委屈,但也无可奈何。

他对生活仍然充满希望,他干劲十足地堆完了几个不明所以的feature,和同事一起吃了午饭,又干劲十足地堆完了几个不明所以的feature,下了班。

由于今天是生日,所以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走向了经过一周努力才订好的饭店——他请了几个朋友,约好在某个时间见面。他走在路灯照亮的道路上,路灯是智能化的,只有在一定范围内有人时才会点亮,所以现在所有的路灯都是亮的。他不由向前望去,视线越过遮挡的人群,看着路灯像是没有尽头一样向着远处一直延伸——延伸到他所恐惧的黑暗之中。于是他转了个弯。

然而无论怎么转,路灯还总是无处不在,人群也总是无处不在。他带着耳机,以不屑的姿态路过了两个发传单的女人,又路过了一个身强体壮的乞丐,接着和一个绑着双马尾穿着JK的女孩子并肩而立,他看了她一眼,想要做点什么,随后抢掉了最后一个座位。

他很累,最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焦虑,似乎是肉体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又似乎是金钱上的拮据,又似乎是背叛了什么自己臆造的东西。他最近一直在循环某首歌,这使得他从内到外都崩解了:

站在能看到灯火的桥
还是看不清 在那些夜晚
照亮我们 黑暗的心 究竟是什么

于是他默默追逐着
横渡海峡 年轻的人
看着他们 为了彼岸
骄傲地 骄傲的 灭 亡

距离终点还有十几站,所以暂时不用担心车内的广播。他就这样听着歌坐着,大脑完全放空,任由时间飞逝。忽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几下,他抬头一看,对面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在文革时期战斗过的老奶奶,他看看周边,大多人都在一脸正经的同时不时地瞄向这边,于是他畏惧了,他觉得要给年轻人树立一个好榜样。

几十分钟过去后,他到达了约定的饭馆,两个好友伴随着理由的歉意随之到来——一个要陪女朋友,一个则要加班。的确是世事难料,各有苦衷,他很理解,好在早已将事情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这顿生日宴还算吃得开心。吃完后他回了家,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什么,想着什么,他将这句话输入到了日记中:

“嗯,今年学到了不少,我终于十五岁了。”

他起了身,在这凌晨的时刻洗了把脸,笑嘻嘻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美好啊未来啊谦卑啊积极啊和解啊正能量啊消费啊欲望啊激情啊追寻啊破碎啊过去啊停滞啊一股脑冒了出来,他都觉得有点恍惚了。

然后,他自杀了。

他觉得他应该在大海前完成这个壮举——利用自己造的精致的一体自动化自杀机器完成从自杀到将骨灰抛下大海这一浪漫的行为,但他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去造出这么一部机器。

他觉得哪怕是在熙熙攘攘的闹市的营业期完成这个举措也好——这样也可以产生相当的效应,配合预谋已久的文案和大众对猎奇消费的需求,总可以产生一些效应。

但这个可悲的青年,最终还是选择在高楼天台这个稀松平常而狗血的三流场所终结了这一冲动。

他跳了下去,风在耳边萦绕了几秒后,水泥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没有立即死透,而是在思考着什么——怎么一个旁观者都没有?这也未免太凄惨了点吧?

然后,他复活了。

他睁开了眼睛,摸了摸被自己踢到一边的被子——那并不是蚕丝被,而是在三天前被扔掉的那个已经用了许久被子。他起了床,看了看自己的日记,然后惊奇得发现——日记上这一年来的许多生活经验都消失了,他翻了翻git的log,却发现连commit都没有了。

“哦。”他若有所思:

“原来,我昨天过的是十四岁生日啊。”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