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之子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15.05.05

第一次认识他,是由于某个课程大作业用的web.py这个后端框架 然后无意中看了这个,嘛。。。
互联网之子


我为什么要搭博客?
一开始是因为那啥吧,某个群里某个大佬说了个搭个技术博客有助于找工作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头的原因,后面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从花了两个月调某个该死的片子发现了一些该死的问题开始的
这些该死的问题是如此该死,以至于在官方社区都没有得到应有的解答,最后还是自己试出来的,所以我不想让更多遇到这些问题的人重复我那些焦头烂额SB的经历,所以想通过这么一个方式去帮助别人
当然就像前天某人说的一样,某种角度来讲我也不过是想获得社会认同感而已
他说:所以本质上你还是想做乔布斯那样的人,对社会有所贡献,但又不受约束
我:是吧,但是做不到
他:因为做不到,所以觉得人生无聊
我:大概吧
他: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发现没必要.....
当然无论再怎么剖析自己,最后也不过是笑谈而已
毕竟习惯怎么来,还是会怎么来

虽然我认为这个世界本质上是矛盾、复杂、博弈,除了源于自然的“生存问题”,一切都可以被消解的(当然人具备战胜肉体死亡恐惧的能力
但却无法阻止内心对于神圣性的渴望和追求
我羡慕,并憧憬着Aaron Swartz这种人,却很鲜见地没有在羡慕中包含嫉妒(我一直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的人,这份嫉妒来自于我对被嫉妒者所展现出来的东西和我认为他真实所有的东西的失衡,当然现在削减了不少
可能是由于他的能力对我是碾压式的,所以没有嫉妒的空间吧(笑
他们和克尔凯郭尔所言一样,找到了自己的上帝
社会障碍?根本无所谓
“二元论的崩解是必然的,善与恶、真实与虚假的消解终将到来。”
“在诗化的过程中,我们会发现生命所固有的无限价值。”
“以至于无论是在大地、餐桌还是粪坑中,它都是神圣的。”
但自己却无法做到那样,没有办法去向他们一样慷慨赴死(即使是在焦虑中,亦或是有过妥协的打算,但最后仍然在大方向上保证了一致性

有句俗语咋说的

人的一生有三次成长——
第一次是在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
第二次是在发现即使再怎么努力,终究还是有些事令人无能为力的时候。
第三次是在明知道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尽力争取的时候。

这其实就是克氏无知,反讽,致死的疾病,信心的一跃的通俗解释
我渴求的,和所缺乏的,就是从信心的半跃到信心的一跃吧(笑
嘛,胡言乱语而已,博君一笑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