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布斯】霍布斯哲学体系摘要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14.05.08

本文写在此日一年前,是重新开始读哲学的第二个开端,所以有纰漏在所难免,不过大部分仍然是能够正确还原。
现在理解与一开始有些不同,有时间的话,会加以重审,暂且放在这里做一个记录罢。

只仔细研读了“论人类”和“论国家”两部分,宗教方面当时不太感兴趣所以就随便看了下。

他对于人类(行为解析)的看法我基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对点,或者不如说是赞同,例如比较出彩的:

经验是对已为之行为的的“结果”的记忆序列,而建议只是经验的一种言语表示。
我们所谓“无限”的的事物只是超出了我们理解的能力而已,并不代表其自身就是“无限”的。
自然所存只有现实(当下),过去存于记忆之中,未来的事物根本不存在。
语言可以使各自的心理讨论转化为口头讨论,这是个体之间更深地相互理解的基础。
名词和其间的关联作为记录结论的一种载体,能够使我们免去许多重复性的思考,解放了一部分的思考时间。
名词的定义应当清晰、确切,这是个体之间正确交互的基础。
没有确定意义的名词和其构成的一切语句都不能作为推论的基础。
理性即为学识,为事实之间的联系的知识。
(我更习惯将其称为知性,理性应该是更高一层)
爱、善、喜等让自己舒适的情感来自于自身的欲望的倾向以及其对象,而恶等则反之。
讨论能够直接造成的只有意见,都只是假定。
相信引用他人者的言论,只是出于对被引用者的尊崇,而不是引用者本人。
所谓美德,是一类事物中比较出类拔萃的那个对象所拥有的使其出类拔萃的性质。
人都对权势有一种追求(取得未来利益的手段),因为若不这么做,便可能连当前的利益都无法保证。
有望报偿的恩惠可以造成一种最高贵的、在施惠上互相超越的竞争。
不知远因且放弃思考之时,人们就会将对结果的满意/不满的诉求倾泻于直接因之上。
人的本性是猎奇的(好奇一切事物的原因)。
人的本性喜欢为自己不理解的事物按照自己的想象强加上标签。

然后就是对国家的看法,这一部分,虽然的确是能够自洽,但其正确性(合理性)我却持有一些怀疑,就此书的译者的评价而言
——霍布斯拥有进步的自然观,但却有着反动的政治观。
这个反动,我就理解为不合理好了,因为他特殊的时代背景所以对无政府的状况的恐惧可以理解,但为此强行正当化某些行为,果然还是无法接受。

此处为两部分——赞同和反驳:

和平需求法律,法律要求人们服从一个共同的权力,公平和公正来自于法律。
——这里的法律是广义的,同时包括霍布斯所言的自然法。
——自然法的约束来源的权力持有者是上帝。
第一句而言,没有什么可反驳的,因为不成文的法律也是法律。

使人们倾向于和平的激情是对死亡的畏惧、对舒适生活所必须事物的欲望,以及通过自己的勤劳获得这一切的希望。
——倘若对死亡的畏惧不单单指对死亡本身、同时还包括死亡所带来的连协效应,那么我没有什么疑问。

自然权利是基本权利,是我们按照我们的意愿选择一切方式保全我们生命的权利。
——保全我们的生命,包括掠食、剥皮防寒等。
——这个层面而言,自然状况下对其他同类的捕杀也是自然权利的一部分。
——自然权利是生物原始的本能,但霍布斯将其称为人性的一部分。
——这一点,我无法认同。

人类理性发现、遵从的一般法则,即为自然律,禁止人们损毁自己的生命、并禁止人们做对于生命保全不利的事情。
——排除特例,否定特例。
——不存在圣人,一切都有其目的。
——损毁自己的生命利益是不正当的。
——求生高于一切,为了求生(自我保存意义)的一切行为都是正当的。
——解释了自我防卫的正当性,战争状态的一切都是合法、合理的。
——战争状态:在于整个没有和平保障的时期中人所公知的战斗意图。
——不完全认同,在于是否存在纯粹奉献的人(不管其是先天的、或是后天逐渐形成的)。

自然法部分:
基本而言,就是人们为了和平、放弃自己的自然权利、设立契约,并保证其有效性,从而造成了法律的必要性,同时解释了正义的来源(正义即为守约)。
这一部分,几乎就是为了解释为何我们要建立国家、实行法律,并为我们权利的制约提供了一个看似恰当的解释。
——首先,这一切都是架构在人性本恶(怯懦、凶残)的观点之上的。
——本人而言,否认这种观点。
——理由除了上面的解释,详细如下
——人性不应被分割为“善恶”,但同时也不是协调(既善又恶),而是
——善恶根本就只是表象,而事实上,他们的根源应该是一个统一的、不能被分割的整体
——这个整体,是在于人们心中对欲求事物的欲望/渴望(与动物单纯的本能不同)。

契约部分:
霍布斯认为,在以上自然律成立的状况下,我们每个人作为授权者,将权利授予了主权者。
——这种授权一旦成立,就没有资格去夺回。
——授权可能是自愿发起的、也可能是由于恐惧武力而自愿的。
——人民的自由只能来自于主权者基于的自由。
——自然律除外。
——这种授权只在主权者能用以保卫他们的权利持续存在的时期。
——对主权者的服从的根源,是来自于畏惧,也即为对死亡的畏惧,因为一旦不服从便会回到自然状态。
——惩罚权的来源是人民留于主权者的,而不是人民授予的。
——法律是一种命令、只能由主权者订立、不能违背国家的理性、只对有理解能力且拥有理解其的可能的人民有约束力。
——法律不管个人倾向,只管人类的一般倾向。
——人定之法不能更改自然法。
对于此,的确不得不承认其理论具有相当完备性,但仍然可以看到其一些漏洞
——对史实的违背。
——依照霍布斯所言,革命是不正当的、不应存在的,但事实上这种事例比比皆是,并且切实地推动者人类的发展。
——主权者同样拥有着自然人的部分,我们对其授权时,应当是对其当时展现给我们那一部分的人格(可能是伪装的)授权,那么当我们发现其另外肮脏的人格时,我们仍然无权剥夺其权利?我们要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负责?以至于到没有任何更改的权限?
——胁迫之下的授权,真的具有自愿性质?


以下同为相当于一个老师的解答

霍布斯是个“屌丝自由主义者”,他是最早认识到自由意志(与天定论相对抗)及消极自由(就是他主张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人之一,但最后推出的结论却是要建立起一个有绝对权威的“利维坦”,公民要么选择你死我活的丛林无政府状态,要么选择无条件服从“圣王”,那么你要哪一个呢?

不得不说,部分“个人主义自干五”以及“犬儒主义自干五”的主张,其实在五百年前之前就由霍布斯完全地、而且比他们清晰地多地阐述过了,这真是历史的讽刺

霍布斯会走向“反动”的结论,主要是霍布斯所处时代所致,也是他个人懦弱、胆小的性格所致。他认识到了”自然法”的重要性,却把“生存”列为人类的第一要务。也就是说,他隐含的意思是,人只有活着自然法才能得以实现,但事实却是,只有自然法得到了实现,人才能活着。他颠倒了这个顺序,紧接着把保障人“生存”的东西说成是“秩序”,是“人造之法”,而“人造之法”又是要靠“绝对的权威”才能得以保障的,因此他的理论也就完成了。也就是说,他虽然认识到了自然法的存在,但在他具体政治构建的主张中,自然法已经完全出局了,谈的全是“人造之法”的事情

如何在抽象的“自然法”的基础上,具体化地建立起“人造法”来,并且用秩序来维持“人造法”,从而维护“自然法”,从而从根本上维护人类的“生存权”,这才是现代自由主义法学的根本。这之中也有很多关于集权与分权、威权与民主的争论,但这都与霍布斯无关,因为他的论证从根子上就出了问题

此外霍布斯没有看出“权力的自扩张性”,没有看出不受限制的权力最终会变成一头任何人都无法控制的怪兽。不过从他的思路上确实理解不到这一点:上层的权力由人民所赋予;一旦人民收回授权,秩序将不复存在,人们又只能倒退回你死我活的丛林社会,因此人民不该也不会收回授权;一旦上层滥用权力,人民也会有收回授权的冲动,因此上层不该也不会滥用权力。这其中其实隐含了他的另一个错误,即他认为“上层”和“人民”都是拥有“无限理性”、可以充分预料到自己行动的结果。其实人类倘若真拥有“无限理性”,那就和“所有人都是天使”一样,根本不需要什么政府了,也就无所谓“民主”或“威权”、“分权”或“集权”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