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H开始了节能

少女dtysky

世界Art

时刻2018.09.15

青年H开始了节能,这一点是从他开始某个夜晚在思考“自杀”这个词的时候发现的。

在那个夜晚,窗外泳池中人们的嬉笑声在十一点左右完全消失。他觉得他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于是便拖着贫弱的身躯在床上躺了下来。他先是侧向右边躺着——因为手机线是从那边的床头柜引过来的。

“看两篇技术文章再入睡吧。”

他如此想着,于是翻看了《INISDE UE4》系列,品味着优秀的游戏框架设计。然而不过五分钟,他却觉得莫名烦躁,于是迅速切到了首页,刷起了其他无聊的帖子——

《和男朋友吵架了,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啥玩意...”

虽然内心不齿,但他还是点了进去。大概十分钟后,他退出了帖子,并将这个帖子置为了不感兴趣。然后继续向下刷:

《你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

“这问题应该有点意思吧,比惨嘛,看看舒舒心~”

他点了进去,以为里面大都是失败人士的兮兮相惜,却发现里面除了明明过得很好却强行卖惨赚优越感的,就是什么“结婚后老公冷漠”、“老公/老婆出轨”、“男人每一个好东西”之类的破事。

“真TM无聊,所以说三次元...哎。”

可能是自己离开圈子有段时间了,他竟然觉得“三次元”这个词有点陌生。不过比起这些帖子里的内容和大家交流的走向,他居然怀念起了那个虽然有一些甚至把他逼走的不友善杠精,现在想来大家却都很友善单纯仅为兴趣而活的小圈子论坛。

“算了,再看看别的吧。”

他又刷了几个帖子,大概半小时后,他却发现他总是再重复“看情感问题 -> 觉得很无聊/烦 -> 选择不感兴趣”,一开始这个屏蔽操作只是针对某个帖子,后来逐渐到屏蔽“婆媳关系”、“争吵”这种针对性的标签,最后到屏蔽所有情感类的标签。一番操作之后,他的推荐主题中终于再也没有一丝情感类问题的痕迹。这个操作大概花了他一个半小时,这也导致了在十二点半这个时候他仍然没有睡着。

“就是因为老看这些破东西,很多人才对感情生活失去信心的。”

不过他并没有关注当前的时间,对方才操作的满意让他忍不住继续刷了下去,看看有没有更有“意义”的主题。很快,他便被一个主题吸引了,这个主题是《请问强迫性思维有没有科学的解释?》毕竟他自己也有一些这个症状,所以很关注有没有什么比较专业的人来解答。

“...都TM什么玩意。”

然而在浏览了几个高赞回答之后,他的心中却充满了愤怒甚至憎恨。因为他发现别说是专家分析了,连复制百科的都没有,有的尽是一些讲故事的,而且有的根本和“强迫性思维”没有半毛钱关系,什么抑郁症啊、自己当前的瓶颈啊一个个的占据了主题的顶峰,这也就罢了,还TM有爆自己腿照的,还配上什么“我现在很好,谢谢大家关心”之类的话。这让他觉得非常恶心,于是他开始了第二轮屏蔽——屏蔽所有讲故事类的标签。

一轮操作过后,他的推荐列表又干净了许多,基本只剩下前端开发、图形学、文学分析、政治分析、社会动态等内容,虽然偶尔也会出现某些傻逼培训班和X端网红的回答,但好歹还能忍。他觉得心满意足,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我擦...一点半了?明儿还得上班......”

他终于察觉到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长期这个点睡觉,将会导致精神萎靡、记忆力永久性消退、脾气暴躁等一系列可以简称为“智商下降”的问题。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就是在这种长期不规律的作息中降低的,要不怎么会算个矩阵都会算半天。然而想睡是想睡,却怎样都睡不着,他又刷了几个帖子,却发现正好都是什么“楼市还要涨吗?”、“下一代的教育有多可怕!”、“为何90后越来越不想结婚?”,又想到他父母承诺给自己的买房钱打了水漂、还给他说“没让你给我们打钱养老已经不错了,一点孝道都不懂!”、虽然自己在高房租和重税下一个月根本也存不下什么钱。这让他更加烦躁,烦躁啊烦躁,烦躁到最后,他想到了一个词——

自杀。

“自杀”这个词对于他而言并不陌生,毕竟是过去人生中的脑海里的常客了。不过和之前有些不同,这次在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他居然毫无反应。不但精神上很镇定,居然连肉体上反射的鸡皮疙瘩都没了。他开始回想,试图回想起那些曾经存在于他脑海中的画面,比如什么从高楼坠下时风在耳边的声音、站在一轮深红的月亮之前的天台的穿着帅气衬衫的自己的恶意的笑容、自己分裂成许多部分洒向大海的飘摇、甚至是通向银河的那些列车...这些曾经如此清晰和让他心跳加快的画面现在却是那么的模糊,就像是在FOG效果中调高了某个参数一般。

“呵...”

冷笑从口中自然冒出,虽然想不起过去那些熟悉的画面,他思维中的漫游却仍然在继续,漫游着,漫游着,直到脑中浮现出了一个作品中角色的样貌,这个角色并不是他的本命小日向速水、也不是他曾经作品的女主晗樱,甚至连妹子都不是,这个角色的名字是——折木奉太郎。这种联想虽然奇怪,但他很快便通过这个角色联想到了其他的东西,像是作品本身“冰果”、女主那好奇的眼神、男主那前期的懒惰和后期的改变。他开始思索为什么这部作品在他的大脑中占据着如此重要的位置,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冒出来,于是他继续想啊,想啊,终于想到了一个词,这个词的出现让他霍然开朗,完美地解释了他当前的状态——

节能主义。

对啊,现在的他,不就正践行着“节能主义”吗。以前随意吃的大餐吃的越来越少,游戏也从觉得不错就买变成了考虑许久觉得不会玩就不买了,更别说小裙子、电子设备啥的看都不敢看,除非坏了根本不会考虑更新。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对物质生活要求很高的人,最大的问题是——他做事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相比现在的“节能”,以前的他毫无疑问是个“耗散”的人,这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他觉得那些有精力却不付出、不去实现自己想法的“节能”的人都是傻逼,他想用自己的能力、耗散自己的精力,为世界带来一些什么。于是他学代码、写剧本、做游戏、搞硬件、跑步强健身体、甚至穿女装这种小兴趣也要尽量完美。那时的他虽然技艺不精,但毫无疑问是幸福的,他觉得每天都很累,但每天都非常充实,觉得未来充满希望,觉得自己的Gal、甚至是其他类型的游戏一定会完成,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成为一个作家、至少是文学创作者。

但现在,他觉得他变了,他开始“节能”了。不知道是物质影响精神,还是精神影响物质,他觉得自己现在这二者都非常贫弱。他每天都很累,但这个和以前的累不同,而是一种从内到外的心累。即便是有时候工作强度很低,他也还是觉得累;虽然工作都能完成的很不错,他也还是觉得很累;虽然技艺越来越纯属导致工作对他并没什么特别的难点,他也还是觉得很累。他想去做些属于自己的什么,比如软件渲染器,比如脑中不知道脑暴过的多少个游戏,但却总是在拖延——这种拖延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毕竟智商并不高的他,唯一引以为傲的就是基于“耗散”的“根性”和“行动力”了。

“艹!”

他不禁对着空气发出了咒骂,这一句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他真的将其说了出来,这也吓了他身边同样在玩手机的女友一条。在掩饰性的解释自己只是打游戏遇到了点问题后,他回归了思考。虽然现在已经到了两点半,他却还是要思考,因为他觉得这里有个问题很重要,甚至是当务之急——

“如何快速致富买房?”

带着这个思考,他进入了梦乡。毕竟在梦中什么都有,包括——一个资深失败人士的成功逆袭。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