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15.02.19

路标

童话

“这个世界没救了。”
一个痞子在人群中咂了咂嘴,他衣衫褴褛,似乎个把月没有洗过的头散发着并不好闻的味道。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节日,这里的人们称之为“春节”——这是这个民族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节日。在这个节日中,人们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放下平日的隔阂,彼此相敬如宾,满脸堆砌着的笑容似乎是在驱逐着什么一样:仅仅是在今天,大家都是兄弟姐妹。
但是,他——这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痞子除外,不单单因为他脏乱的外表——当然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更多是因为他的内心,他那倔强到死、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施舍的性格正是沦为此等模样的直接原因。但即使如此,他也似乎没有丝毫想要悔改的样子。
不过和一般这种性格的人——那些自诩为世外高人的家伙们不同,他并没有通过那些知识来武装自己来鄙视人们,并没有将自己作为比人类高一等的存在来表面上远离、实际上唾骂这普罗大众。他将自己比作狮子——那比人类要低一等的生物,并且直接在人群中赤裸裸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没救了,没救了,竟然这么快乐,一定是没救了。”
在他看来,这种幸福不应该是人类所有的,这种幸福是应该被吃掉的——被纯粹的食肉动物、毫不留情地吃掉、连一根渣滓都不剩下。他认为这种幸福根本是不属于人类的,这种幸福应当消失——彻底得、从世界上消失。
“我的兄弟们啊,你们什么时候披上了那样的外套呢?他们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呢?”
在群众鄙视、惊恐、不解的目光中,他继续着他的发言。
他认为他是在拯救大家,因为大家忘记了,在这一天,完全地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绝对不能够忘记的仇恨、绝对不能够忘记的痛苦,他在叹息,为了人类对真主的背离而叹息。
“我多么想吃掉啊,吃掉你们的幸福,来拯救你们!”
他的眼中似乎有一团火,那是艺术的火焰,在他的眼中,人们在这种幸福中越久,世界就越遭,人们的境遇就越惨。
“为什么要背离生命?那种幸福根本无法诞生悲剧!”
不错,这种幸福无法诞生悲剧,并不是因为它是喜剧,而是因为——它掩盖了悲剧的可能性。 不许悲伤,不许上演悲剧,不许哭闹,不许生气。一切都被禁止了,因为这是一个幸福的节日,是幸福的。因为是幸福的,所以不允许,因为不允许,所以是幸福的。
“因为,我们是为了幸福而服务的呢。”
妖精来到了他的身边——正是她制造了这种气氛,制造了这种幸福的气氛。她用哀怜的眼神注视着这个痞子,为他无法融入这种幸福而叹气。而痞子则是根本没有看她一眼,似乎就连声音也不想听到。
“醒醒吧,我的同胞们,你们真的幸福吗?为什么一定要为它服务啊?”
一句接一句,即使人们露出了厌烦的态度他也丝毫没有却步的意思——那正是他的目的,激起人们的厌烦,让他们褪下伪装。回到真正的状态——那是一个混乱的、有血有肉的、烦恼的、宁静的、黑暗的、压抑的、充斥着胡言乱语的、有希望的世界。
“各位让一让。”
这时,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的声音出现了。人们的视线指向了那个男人——身边是价值三千万的豪车,一身华贵的西服、以及名贵的手表和完美的夫人,一看就是一位相当的成功人士。这个男人直直地走向了痞子,用和善的语气问候到:
“新年快乐。”
痞子则是无视了这个男人,继续用自己那冷峻的口吻说着只有自己听得懂的语句:
“战斗啊,只有战斗才有未来,才有希望啊!”
男人的目光越发锐利,似乎真的化为了狮子一般,充满着攻击性,似乎要代表世界之恶来惩罚这些罪人,又似乎要作为佛,来将这些人带离苦海。 “嗯...这样啊。”
男人些许沉思过后,明白了什么。他向后招了招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响应。
“砰!”
仅仅是一瞬间,痞子便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心脏喷射了出来,似乎是具有穿透性一般,溅到了人群中每一个人的身上。人群中有惊慌着大喊的,有面无表情的,也有拍照发微博的,甚至还有舔食着血迹的,千姿百态,各取其需。
“原来如此。”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间,痞子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不错。”
男人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并将视线指向了天空。人群也随着他一同望去——
在痞子尸体的正上方,浮现了几朵金色的云,它们排成了一句话:
“有钱就是叼!”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