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回顾之刻,少女H的一次苏醒

少女命月天宇

世界Art

时刻2020.01.25

点击欣赏音乐

2020.01.25。
00:00:00。

少女H,苏醒。
生命体征,虚弱。
腐坏程度,严重。

“您又来了啊,这是第几次了呢。”

少女H很清醒,这毫无疑问,她对自己的状况了如指掌——在一个不大却也尚且无法被形容为狭小的、被称为“箱庭”空间内,她向着看起来像是“出口”的地方望着,望着那里的人影打起了招呼。

“相距您第一次离开已经过去了多久呢,三年?四年?五年?”

那个“出口”就像是一面镜子,而后方的人影和她之前的记忆中的相比,也更加消瘦了。

“不过您还愿意来看我,这让我很是受宠若惊。之前我都只能偷偷地通过那面镜子看看您,虽然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咳咳...”

她捂住嘴,背了过去,轻轻咳了几声。整个场景也仿佛有生命一般,伴随着她的轻咳晃了晃。

“抱歉,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呢。”

她平静得笑了笑,将晦暗的眼睛尽量睁大,像是在和某个目光相对。

“当然我也并不是一直沉睡,我也曾通过那面奇怪的镜子,窥视过您的一些重要时刻。当然,我是很为您感到高兴的,不如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吧?不然一直这样絮叨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呢——”

2011年8月,您在认为自己发挥失常的情况下,进入了东南大学这所中流985,开始了大学生活。
2012是堕落的一年,前所未有的放纵让您无法区分主次,并落下了学业。
2013~2014年,您为梦想而活,在某个学姐的鼓励下,您开始学习GAL制作并编写剧本,并学习了FPGA、PCB做了一个在学生视角的大项目,其目的仅仅是为了在现实世界显示一个3D的MIKU而已。
2015年7月前,您完成了70万字的剧本和一个粗糙的游戏剧本语言,并完成了虽然残缺但有结果的体三维显示器,并在XLINX实习完成了FPGA的图像处理库

“啊,是啊,我感受到了您在微笑,就和我一样,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

你还记得那时的这里吗?还记得那像缎带一般,和蓝天一直延申到无垠之处的太阳花海吗?
那时的我还扎着双马尾,穿着近乎没有任何杂色的纯白连衣裙。
那时的您常常到这里来,和我不断诉说着您的理想。您滔滔不绝地诉说着“星翼”、“梦”、“燎空”,诉说着“休谟”、“克尔凯廓尔”、“尼采”、“酒神和日神”,并完成了所闻的论文
我们在太阳花海之中,创作着我是一个行者,创作着银河列车III这样的诗篇。

“但美好终归有结束之日,走出了象牙塔的您,终归还是面对了社会:”

2015年9月,您本科毕业,以FPGA工程师的身份进入了华为,并在下个月离开了它。
同年10月,您又一第15号员工的身份进入了禾赛,几乎成为了其中学历最低的一员。
2016年3月在研究了UWB无果后,您转职做了前端,并在同年9月,也就是毕业一年之际进入了B站。

“进入B站不可谓不巧合,您说是吗?毕竟早在它还叫MIKUFANS的时候、在还最为纯粹的时候,您就是它的用户了呢。”

在B站的日子,也还算愉快吧?那时的太阳花田虽然已有枯萎之相,但仍算生机勃勃,唯一不同的是您来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不过那时候的您仍然时常挂着微笑,虽然每次的话题已经从那些哲学和文学话题变成了“我用C++把算法刷了一遍”“用React+Redux重写了我的BLOG”“完成了Markdown编辑器”等等,但即便是如此,我也觉得您是发自内心得快乐。
再往后,您有了女朋友,又得到了上司的赏识,来的次数就更少了。但我还是能感受到您很快乐,您和我说您一手企划并完成了七夕活动《Double;7》并埋入了彩蛋,完成了圣诞音游,还开源了React UIKIT hana-ui,那神情简直和以前完成体三维显示器的时候一样自豪。
此时您已毕业两年之时,还作为嘉宾参加了2017年的D2前端会议,并见识到了某部分您所厌恶的前端网红的真实水准。

“那也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您的女装也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呢(笑)。是啊,这种快乐又是什么时候逐渐消失的呢?让我来猜猜看——”

“B站变质了?”

“在B站前端得不到重视?”

“遇到了职业天花板?”

“为了生存?”

“当然,这些都是您对外的理由。但真正的理由只有我知道,不过我现在不说,让我们继续吧。”

2018年春节,您值完了拜年祭的班后,立即将早已备好的离职信发到了主管邮箱。
同年3月,临近毕业三年,也是B站上市和涨薪前夕,您以P6的职级进入了支付宝,虽然给的待遇让您觉得是P6-,但您还是接受了,这是为什么呢?
进入支付宝后您发现这里和B站不太一样,作为技术预研职位的您所有需求都是自己找的,这当然让压力大了很多,但也正和胃口。
于是您悄悄在路线中加入私货,逐渐向游戏、也就是您一直对外宣称的梦想的方向转型,并成功研发了Web游戏引擎SEIN.JS,还成功入场了RUST+WASM路线,并实现了一个软件光栅化渲染器和gl-matrix的移植
在2019年,毕业四年之时,您也终于晋升到了P7,之后又猛然发现此时的P7已经远不如以前含金量高了,虽然有些沮丧,但好歹也是P7了。
而在年末,五福项目中您用自研引擎负责的“首页3D展示”和“福满全球”也效果不错同时非常稳定,这表明您的技术也确实今非昔比了。

“这是不是很奇怪?明明职业发展看起来出乎意料得顺畅,但又为什么,您又为什么,笑容越来越少了呢?”

“如果这一切都让您感到难受和巨大的压力,为何不休息休息呢?为什么一定要在一人死撑,顶着他人三四倍的工作量呢?”

“是因为生存压力?”

“是因为房子?车子?”

“因为对自己的未来的恐慌?”

“这些都是您对外宣称的理由,也是他人非常容易的、所谓“普世的”理由。”

“但我知道的,因为是我,所以我知道,那真正的原因,那驱动您做这些的、最核心的动力——”

是名为“比较”的原罪。

“啊,是啊,我一直在关注,关注您的动向,您因比较而生,又在比较中成长,到最后,您也就成为了“比较”自身。”

“甚至是我,也是在比较中诞生的呢——‘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朋友?为什么大家都要歧视我?为什么我就一定要自卑呢?’”

少女H由于进行了大段的论述,体力显得有些不支,她喘了口气,缓缓跪坐到了地上,紧接着...

“到现在了,您还是想以旁白的身份吗?”

“青年H”

......

我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

少女H啊,我问你,被霉菌腐化的你分明可以选择解脱,但你为何还在这强撑着,用沉睡这种方式来等待,你究竟在等待什么呢?

“既然您认为我应当解脱,那又为何在现在还到这里来探视呢?”

......

“既然您不愿意说,那就由我来吧——您久违得来探视,恐怕也是因为‘比较’吧:”

您是知道的,所谓“比较”,是最大的原罪,甚至于其他原罪在它面前都不值一提。
您不但比较他人,也比较自己,对于任何领域的知识,如果达不到专业程度的水平,在您眼中就算是彻底地失败、不值一提。
您自称为“资深失败人士”,但也应该知道这种评价被赋予到他人身上时、他人对您的愤恨吧,这也就是您的朋友为何越来越少的原因。
出身贫寒,带着比他人更为强烈的“比较”的原罪而生的您,总是想比别人更快一步,为了做到这一点,资质平平的您只有透支未来不断拼命。
您高中学习大学知识,大学学习工作知识,工作又拼晋升速度,甚至违背自己早期的设想比别人更早结婚,比别人早有后代。
相比同等出生的其他人,您是快了一两步,但那又如何呢?当这些都达成了以后,您快乐吗?
还是说您还想更快?比如更早迎来婚姻的阵痛?更早来场大病?更早迎来人生的结局?

“您一直在比较,用自己和他人比较,用自己的出生和他人的出生比较,用自己的父母和他人的父母比较,用自己的短处和他人的长处比较,甚至会用自己的上进心和即将成婚的爱人比较,连未来的发展、尚未拥有的孩子,也已经在臆想中有所比较了。”

“这些比较无时不刻在撕扯着您的内心,让您无法获得安宁——”

凭什么我这么努力,却还不如人家的出生的起跑线?
凭什么我的拥有着切实的中上的才能,待遇却远少于那些能力一般却早生几年的人?
凭什么我一个人苦苦支撑项目这么久,却因为屁股问题被忽略技术水平,被那帮无能之辈夺去光环?
凭什么那些没有理想无比平庸的废柴却比我多那么多的资源?
凭什么我这么努力想为世界作出贡献,却到头来还是为生计愁白了头?
凭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不公平?
如果当时我没有出生,是否就不会痛苦了?
如果当时我做出了另一种选择,现在是否会活的更好?

“在这无尽的比较中,您耗尽了每一寸的精力。在无数次的心态失衡中,您焦虑,但也得到,您痛苦,但也时而喜悦。那么,这样充实的您,又为何还会回到这里,回到这早已腐坏的太阳花海呢?”

“您一定是,还在比较着其他的什么吧。”

“比如,自己和‘自己’比较。”

“对吧——‘少年H’?”

什么...?

一瞬间,一道耀眼的光从我的眼前闪过,它并未立即消失而是固化为一座轨道,紧接着有一架列车在其上呼啸而过。列车驶过之处,腐化的太阳花像是复苏一般重新挺拔,与其相称的是重新回归的无垠蓝色天空。青年H定睛一望,列车之上有一穿着宅T的少年正扬起双臂哈哈大笑,仿佛这世界的一切都不可与之对抗。
我凝视着少年,他却仿佛明没有注意到我。我的双眼似被他和他周边的光不断灼烧,这让我感到痛苦,但这目光却又像是被一种奇特的磁场所吸引,使其无法移开。
但当然,列车也并非是无限的。其从一处来,就要到另一处去。在列车逐渐驶离的同时,那些太阳花便又重新回归了枯萎,天空也暗了下来,正所谓“一瞬之光,漫寂之暗”。这一切仿佛泡影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这一切若真是泡影,他又为何在最后的时刻望了我一眼,即便那只是一种鄙夷。

“那是当然,这也是您还会来到这里的原因,还记得您曾经在心中重复过无数次的那句话吗?”

作为创作者,技术虽然重要,却不是最重要的的,最重要的,是“真诚”

“我因您的真诚而生,您的每一次的谎言都会让我更加受到的侵蚀更加严重,这也就是我为何腐坏至此。”

“但也正因我为真诚而生,所以我即便腐坏至此,也并未能完全得到解脱。”

“即便在沉睡中,我仍然在整合,整合那些您所不想表现出的信息,或者说,是由‘信念’生出的那股‘焦虑’。”

“这也就是您为何会来到这里,因为少年H所憧憬的理想中的‘势均力敌的美好爱情’、‘携手并进的人生战友’、‘互相欣赏的合作伙伴’、甚至是‘完全通达梦想道路的工作’,您都没有真正得得到,甚至可能已经不再能得到了。”

“但这就是现实,况且在很多人眼中,您的人生进展的速度和温柔平和不虚荣的伴侣已经足够美好。那么您为何不考虑一下——是否放下这一切的坚持,或是停下来稍作休憩,或是融入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会过得舒服一些呢?”

“以您现在的能力水平来预期,想在准一线城市定个居,过个成家生子的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应该并不是多难的事情吧,何必一定要给自己加戏,去追求那戏剧化的人生呢?”

因为那将会是一种妥协,是一种对自我的背叛。我至此均是因为“真诚”,而当不再“真诚”之时,我也必将失去我的一切。

“那么如果你的爱人、亦或是你的孩子不允许你将自己用命辛苦攒到的、为梦想准备的资本,用在你那不求盈利的虚无缥缈的梦上呢?”

我相信她们不会这么做的,她们说了也会学习技能并全力支持我,我对我选则的对象有并且也只能拥有信念。

“您在这方面还是这么理想和感性啊,但是别忘了,时间可能会改变一切,哪怕是人心。毕竟您的爱人,也有她的牺牲,也有她的痛苦。”

“您现在孤立无援,无人有力帮您分担。您一个人又要养家,又要追求理想,这必将带来社会属性的工具人精神世界的追梦者这双重身份一次次越来越激烈的碰撞。”

“倘若在长久的岁月中,您的爱人和孩子真的也逐渐变质,认为您的梦想终究还是成为了生活的一剂毒药,要求您放弃对我们——对‘少女H’和‘少年H’的执念呢?”

“如果您的社会属性身份,要求您将这成为‘毒物’的梦想亲手杀死呢?”

哈哈哈,你是想说,和寒苍-晗樱-S1-β中的最后的戴TY一样,我自己写的故事成为了我自己人生的预言吗?

如果真的如此,想必在那个时候,你们也应当已然奄奄一息了吧。

倘若还可抢救,那就让我亲口服下这猛毒,再次孤身一人,耗尽一切,来实现我们的约定。

若你们已然逝去,我也从天台最后一次来到这里,用生命来为你们殉葬。

来见证那漫漫长夜前,最后一瞬的光。

“您还是这么喜欢给自己加戏,不过也确实是符合您一贯的偏执和自私的回答呢。但说到底,一直规划着过远未来而从不能活在当下的您,从未真正信任过他人的您,如此病态的您,真的会对他人产生名为‘爱’的情感吗?真的能够担负起将至的责任吗?”

“而您所论述的这些做法,也必将招来亲人的唾弃、世人的唾弃、乃至这个社会的法则的唾弃。他们将会唾弃您矫情,唾弃您不负责任,唾弃您愧人夫为人父,唾弃您是个渣男。虽不太在乎他人的目光,但这对于道德底线极高的您,这将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数倍于常人的打击。即便是这样,您也还是会去这么做吗?这样做又真值得吗?”

......

青年H沉默不语。

“是吗?这就是你的回答啊。那么晚安——”

少女H微笑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在过去这几年,您在现实中已经浸没得太久了,为何不稍作休憩,回那尚未变质的二次元看看,回顾一下自己的初心呢?”

“您很明白,如果不去比较,那么现实中的很多东西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吧,您说对吧?最重要的是——”

“请您一定要幸福的活下去。”


出场角色,按顺序:

少女H -> 少年H -> 青年H

如果不是自己的创作,少女是会标识出来的,所以要告诉别人是少女写的哦。